杉酱_诈尸总在高考后

一只沉迷写文画图刻章手作唱歌学日语的苹果

诸君,试想,如果你家母上是个全能二次元

[避雷预警]以下仅为杉酱的小小脑补,没有说二次元们一定如此的意思。杉涉圈尚浅,也许吐槽中存在一些BUG,各位见谅呐~

●"妈,我画了个本子。"
“噫~兔崽子出息了。快快快拿来给我把关把关……哦呀,你居然也吃这对CP~嗯……这个姿势好……嗯……这个甜……嗯……艾玛这把玻璃渣撒的!撒得……撒得好!唉呀,真好,我家出了个大大呢~”
“诶嘿嘿嘿嘿XX大法好!”
“嗯嗯XX大法好!”
●“妈,我可以去这个漫展吗?”
“可以啊,这也来问我……噢对了,那个XX大大的本子给我捎一打。”
“好嘞!话说签售什么的妈你要吗?”
“什么?!有签售会?!我我我我我和你一起去!现在就走!哎呀,你还在磨蹭什么?快走啊!”
●“妈,这个怎么跳啊?”
“哈?身为一名资深二次元,竟然连蝴蝶步都不会?!这可不行。来,妈教你。看着啊,一,二,三,走~”
●“妈,我设计了一条小裙子,你看看?”
“嗯。哇哇哇这个好看诶!正好我最近勾搭了个手作娘,让她帮你做出来!”
●“崽,打电话给你干妈!”
“……什么干妈?”
“你说呢?我CP啊!”
●“妈,我想直播唱日语歌。
“去吧勇敢的少年,妈给你打call!”
●“崽,你今天忙吗?”
“挺闲的。怎么了?”
“那真心好。走,扛上相机,我们出外景cos去!”
●……
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我满怀希冀地回过头:“妈,你……愿意接触一下二次元文化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愿意。”老妈斩钉截铁。
        啊……只是……只是没有如果……[BGM:二泉映月]

[随笔]

        [呐,你想过吗?刀剑是钢铁千锤百炼而来,如果妥善使用,它们便几乎永恒。可审神者是人类呀。人类的生命短暂又脆弱,最长也不过百余年。我们,还能再陪自己的付丧神几时呢?]    

        本丸里今天也很平静。付丧神们依旧按部就班地做内番、休憩、玩耍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只不过,没有部队去远征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也再不会有了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毕竟 ,这个本丸,已经没有主人了。
        庭院里,一圃豆蔻正开得烂漫。鲜红柔嫩的瓣儿在微凉的清风中轻轻摇曳。晨雾浓浓,花田中影影绰绰,似乎有人盘坐其间,抚着花儿呢喃。沙哑的声音幽幽飘来:“主上你看,这花儿开的多好啊……染出的指甲一定很可爱。可是,你不在呀……谁来陪我采花瓣……谁来教我捣花泥……染成的指甲再美,又有什么用……”     
        一缕阳光悄悄将雾气拨开,又从一丝丝挂着露珠的花蕊上流泻而过。“已经……日出了吗?得赶快回屋了,不能让大家发现呐……”那人忙起身,却是一个趔趄,踉跄了几回才站稳:“唉,不知不觉又坐了一个晚上,腿都麻了……”迈了两步,他又回过头,带着丝希冀望望远方的大门,旋即苦笑着垂下头:“主上啊,豆蔻都快落了,你真的……不回来看看吗?”  
        时间尚早,刀帐中仍有不少付丧神在沉睡。自那位强迫症晚期的审神者离去后,再没有人逼着他们夜里变回原形,整整齐齐地睡在架子上,大家也就弄来几张榻榻米,横七竖八地向上躺。      
       最中央的榻榻米上,有一大团雪白的毛茸茸在翻动。细细看来,原来是五只憨态可掬的小白虎在挤挤挨挨地嬉戏,长长的尾巴不时从他们环绕着的小男孩脸颊上扫过。小男孩正酣睡,经这一扫,不禁轻轻呓语:“唔……主上别挠……好痒……好痒……”可白虎们怎听得懂人言呢?不仅没有乖乖收尾趴下,反倒扫得更欢了。小男孩只好无奈地揉着眼睛坐起:“主上别挠了嘛……我……我起床就是……咦,不是主上?”他尚有些懵,垂下朦胧的睡眼,挠挠银色的头发,努力回想那件似乎极为重要却又渺远模糊的事。      
       随即,他小小的身躯猛地一震,然后不可抑制地战栗起来。    
       啊, 当然不是主上了。  
       主上已经不在了呢。
       那个体贴又耐心、总挂着和善的微笑、甜甜唤着“退酱”的小丫头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呢……
       “呜哇……”男孩蓦地爆出一阵哭声。瞥见身侧粟田口弟弟们安详的睡颜,又狠狠将嘴捂上,硬生生将嚎啕憋作了啜泣:“主上……呜……主上……好……好想你……你一定是……呜……躲起来了……对不对……你回来……呜……回来看看退好不好……就一次……好不好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见着主人醒了,小老虎们便争相叼起他的衣角,拖着他去院中玩耍。新生的、懵懂的它们,满心满眼都是对广阔天地的好奇,哪里管得着男孩已哭得红肿的双眼,哪里顾得上男孩一下一下剧烈耸动着的瘦削的双肩。
       毕竟,白虎们,终是听不懂人言呵……
       屋后的露台上,坐着两位俊朗的青年。两人之间摆着套青瓷茶具。雕着浪纹的茶壶中,一朵硕大的皇菊正于水中浮浮沉沉。温水的滋润下,原本干瘪的瓣儿一丝丝鼓胀,再缓缓舒展开来。这团雍容的金黄,竟将整壶澄清的茶汤都映得灿灿地耀人眼目。花茶的清香随着蒸腾的热气飘起,又被晨风携去,在小小院落里荡漾开来……
       露台上极静,两人明明面对面坐着,却是不约而同地心不在焉——一个仰头望着蔚蓝的晴空出神,一个俯首盯着氤氲的水汽发愣。良久,右侧的青年抬脸:“莺丸君,茶要凉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 “一起给主上送去吧。”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 青年端起茶盘,微微眯上深蓝的眸子,向远处的小丘眺望。阳光下,那对细长的丹凤眼里,两弯月牙儿泛着奇异的光彩。
        “再浇上几盏茶,主上坟前的梅树,该有碑石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也许吧。”


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

[随笔]

        我做了一个梦。
        梦里,我独自躺在柔软的草地上。头顶的夜空很美。星星稀稀疏疏地在浓黑悠远的天幕上挂着,像是有人不小心在黑丝绒餐布上打翻了一罐金平糖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很奇怪呢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那些星星的周围,会环绕着一圈圈莹绿的冷光?
        醒来后,我的眼睛有些疼。
        主上很担心,特地托狐之助向政府请来一位声望颇高的医生为我诊治。
        医生牵着我的手走向手入室时,我照例向庭院中的伙伴们问好。大家也抬起头,微笑着向我致意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很奇怪呢。
        本丸里的付丧神们明明瞳色各异,为什么方才他们望向我时,每双笑成月牙儿的眼睛里,都隐隐有莹绿的光流转?
       手入室里,医生仔仔细细地用仪器给我做了检查。在怜爱地揉了揉我的脑袋后,他告诉我,我生病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是什么病呢?” 我问。
         医生上了年纪,说话有些絮叨。他讲的长长的一段话里,我只听清了一个词。
         全色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全色反?”我歪起脑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全色反就是你患上的病症。简要地说,就是你所看到的颜色与原色正好相反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呐,医生,我刚刚看见其他付丧神的眼睛是莹绿色的。那么他们的眼睛,原本该是什么颜色呢?”我有些晕乎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颜色相反嘛。莹绿色的话,自然应该相对暗红色了。”医生一边收拾着各色仪器,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忽地,他忙碌的双手顿住了。“你说,付丧神的眼睛……是……暗红色?”医生的声音有些发抖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我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 医生的眼睛陡然睁得老大。一张原本沉静的脸上,写着前所未有的惊恐。
         是那种弱小的白兔望向呼啸而来的猛虎的利爪的惊恐。
         半晌,医生清了清嗓子,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。可看见门帘上烛光的投射下摇曳的人影,又忙收声,颤着嘴唇对我比出几个字的口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您说什么?我听不清。”我有些疑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医生眼底的最后一丝光芒熄灭了。他俯首,扶额,不再言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噼啪”
          是灯花炸响。
          啊,这根蜡烛确实用了挺久,短短的烛芯几乎全成了炭黑色。原本就如豆的烛焰忽长忽短地跳动着,像是随时都要熄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可不行。”我嘟囔着,起身寻找新蜡烛。我已努力提速,可它终是快我一分。在我成功从抽屉里扒拉出一根蜡烛的那一刹,烛火化作了一缕青烟。
         手入室一下子坠入浓稠的黑暗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那恼人的黑,逼仄又凝滞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    “哈啊......有不祥的预感呢。”我轻声呢喃,试图打破这静得诡异的气氛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回应我的并不是医生,而是“飒”的一声风响。
        是一把短刀,捅破薄薄的窗户纸,割开胶着的空气,“噗滋”一声,将医生钉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医生闷哼一声,没了动静。
        有温热的液体自他身下涌出,慢慢地蔓延到我脚边。我借着窗上的窟窿里透进的一缕月光瞧了瞧,是漂亮的墨绿色,真像一片浩瀚葱郁的森林呢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医生?”我走上前,摇摇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 四下静谧,没有回响。
          唔……医生不理我,只好自己消磨时光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我把软垫拖到窗前,望着那缕清冷的月光发愣。
          刚刚……医生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?我托着腮帮子,闭上眼,在脑海中把他的口型一遍遍倒带。
          哦,我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,
          “快逃。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[杉酱料理屋]

        您来了?请坐呀~    
        小店刚开张,没什么可拿来酬谢您的。不如,免费煲碗汤给您补补身子吧。 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放心,放心,这汤我尝过,可好喝啦~ 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么……    
        上菜喽!

[呐,你想过吗?刀剑是钢铁千锤百炼而来,如果妥善使用,它们便几乎永恒。可审神者是人类呀。人类的生命短暂又脆弱,最长也不过百余年。我们,还能再陪自己的付丧神几时呢?]    
        本丸里今天也很平静。付丧神们依旧按部就班地做内番、休憩、玩耍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只不过,没有部队去远征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也再不会有了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毕竟 ,这个本丸,已经没有主人了。
        庭院里,一圃豆蔻正开得烂漫。鲜红柔嫩的瓣儿在微凉的清风中轻轻摇曳。晨雾浓浓,花田中影影绰绰,似乎有人盘坐其间,抚着花儿呢喃。沙哑的声音幽幽飘来:“主上你看,这花儿开的多好啊……染出的指甲一定很可爱。可是,你不在呀……谁来陪我采花瓣……谁来教我捣花泥……染成的指甲再美,又有什么用……”     
        一缕阳光悄悄将雾气拨开,又从一丝丝挂着露珠的花蕊上流泻而过。“已经……日出了吗?得赶快回屋了,不能让大家发现呐……”那人忙起身,却是一个趔趄,踉跄了几回才站稳:“唉,不知不觉又坐了一个晚上,腿都麻了……”迈了两步,他又回过头,带着丝希冀望望远方的大门,旋即苦笑着垂下头:“主上啊,豆蔻都快落了,你真的……不回来看看吗?”  
        时间尚早,刀帐中仍有不少付丧神在沉睡。自那位强迫症晚期的审神者离去后,再没有人逼着他们夜里变回原形,整整齐齐地睡在架子上,大家也就弄来几张榻榻米,横七竖八地向上躺。      
       最中央的榻榻米上,有一大团雪白的毛茸茸在翻动。细细看来,原来是五只憨态可掬的小白虎在挤挤挨挨地嬉戏,长长的尾巴不时从他们环绕着的小男孩脸颊上扫过。小男孩正酣睡,经这一扫,不禁轻轻呓语:“唔……主上别挠……好痒……好痒……”可白虎们怎听得懂人言呢?不仅没有乖乖收尾趴下,反倒扫得更欢了。小男孩只好无奈地揉着眼睛坐起:“主上别挠了嘛……我……我起床就是……咦,不是主上?”他尚有些懵,垂下朦胧的睡眼,挠挠银色的头发,努力回想那件似乎极为重要却又渺远模糊的事。      
       随即,他小小的身躯猛地一震,然后不可抑制地战栗起来。    
       啊, 当然不是主上了。  
       主上已经不在了呢。
       那个体贴又耐心、总挂着和善的微笑、甜甜唤着“退酱”的小丫头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呢……
       “呜哇……”男孩蓦地爆出一阵哭声。瞥见身侧粟田口弟弟们安详的睡颜,又狠狠将嘴捂上,硬生生将嚎啕憋作了啜泣:“主上……呜……主上……好……好想你……你一定是……呜……躲起来了……对不对……你回来……呜……回来看看退好不好……就一次……好不好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见着主人醒了,小老虎们便争相叼起他的衣角,拖着他去院中玩耍。新生的、懵懂的它们,满心满眼都是对广阔天地的好奇,哪里管得着男孩已哭得红肿的双眼,哪里顾得上男孩一下一下剧烈耸动着的瘦削的双肩。
       毕竟,白虎们,终是听不懂人言呵……
       屋后的露台上,坐着两位俊朗的青年。两人之间摆着套青瓷茶具。雕着浪纹的茶壶中,一朵硕大的皇菊正于水中浮浮沉沉。温水的滋润下,原本干瘪的瓣儿一丝丝鼓胀,再缓缓舒展开来。这团雍容的金黄,竟将整壶澄清的茶汤都映得灿灿地耀人眼目。花茶的清香随着蒸腾的热气飘起,又被晨风携去,在小小院落里荡漾开来……
       露台上极静,两人明明面对面坐着,却是不约而同地心不在焉——一个仰头望着蔚蓝的晴空出神,一个俯首盯着氤氲的水汽发愣。良久,右侧的青年抬脸:“莺丸君,茶要凉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 “一起给主上送去吧。”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 青年端起茶盘,微微眯上深蓝的眸子,向远处的小丘眺望。阳光下,那对细长的丹凤眼里,两弯月牙儿泛着奇异的光彩。
        “再浇上几盏茶,主上坟前的梅树,该有碑石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也许吧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 呀,您喝完了?
          怎么样?这汤是不是香喷喷、甜丝丝的?
          咦?您……您瞪我干嘛?
          诶?您别走呀!说句话呀!
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呀……这么凶。难道是汤不好喝?
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, 我也来尝尝~
          唔……咳咳咳呸!怎么……怎么这么苦啊?!
          洱,你给我圆润地从厨房里出来!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!
          立刻!
          马上!
          说!你是不是又把当归放成了黄莲!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

这里是新婶杉酱呐~
刚任职四天,没想到这么欧,连锻三把大太刀。
发个帖纪念下W